sol

no more

享受当下,爱你所爱

人间路是向死而生的,没有永恒,只用永别。

戒情

“”若有来生,御弟哥哥,你娶我可好”
“我乃佛家之人,何谈情爱,早已戒了”

   第一次相见,他的眼对上了她的眸。他心痛如绞,他难以回报她的情,难以拥着她,在她耳边喃呢。一切的情与意化作一揖,抛向红尘间。爱上一个人易,难的是忘了她。
   他走的那日,她哭了。“御弟哥哥,若有来世,我要你我相见,我要你娶我,可好?”这一句如巉岩,如流星,如利剑。刺破了他痛苦的伪装,他的指尖轻摊着,划过耀眼的痛心的眼角,停在了朱唇间。我本心如铜墙铁壁,可你竟能削铁如泥,刺入我心。我本孑然一身,了无牵挂,金裟熠熠光照天垠,熬过了万难,终难过情关,你让我怎样说爱你,怎样忘了你。他决然收回停在情界间的手,回头,扬鞭催马,逃离了她。她淡淡的抽噎,眼中溢出喜与忧。“御弟哥哥,来生见”。
   脚下的这一路坎坷,且行且歌,趟过苦与涩。你是我这一路唯一的甜,也是最大的劫难。
   度过此关,耗尽了他所有的力气,从此他了无牵挂,心无旁骛,只为来世踏入红尘,求一个善终。

Kalavinka:

若光无力亲吻每寸山河,就让枪口火点亮阴翳的角落。

艾伦,没有你的真爱至上,还珍爱吗?